中國農民工春節“返鄉潮” 城鄉在進退兩難中

來源:京城在線   2016-02-02 01:27  編輯: 翟藝霏   人氣:

導讀:人數上萬的農民工在中國最重要的節日前踏上返鄉旅途,來自內蒙古的錢玉清(音)便是其中之一。他今年55歲,后背微駝。在擁擠的火車硬座上熬了約32小時后,他爬上一輛中巴車走上漫漫回家路的最后一程。 報道稱,他在成都一個建筑工地當了三個月看門人,帶了約一萬塊錢回家。 活

  人數上萬的農民工在中國最重要的節日前踏上返鄉旅途,來自內蒙古的錢玉清(音)便是其中之一。他今年55歲,后背微駝。在擁擠的火車硬座上熬了約32小時后,他爬上一輛中巴車走上漫漫回家路的最后一程。

  報道稱,他在成都一個建筑工地當了三個月看門人,帶了約一萬塊錢回家。

  “活兒越來越難找,錢越來越難掙,”他表示。他有兩個孩子,在老家種糧賣來的錢占其年收入的約一半,但糧價也在下降。他沒把握夏天進城還能找到工作。

  報道稱,這種憂慮影響了很多外出務工人員的過節心情,隨著中國各大城市的工廠、餐館和建筑工地裁員減薪,他們首當其沖,而農村老家是他們最后的退路。

  過去,中國農村經濟吸納了返鄉等候下一次進城務工的農民工。然而這一次,中國正在艱難地支撐25年來最慢增速的經濟。雪上加霜的是,隨著中國大力推進城鎮化,農村不再有能力吸收這么多返鄉人員。

  年紀較大的外出務工人員表示,他們的農田收成不高,無法維持生計,而他們既沒有技術換工作又沒有資本做生意。年輕的農民工早就一心想逃離鄉下,他們的夢想在城里。

  一名熟悉農民工情況的人說,農村現實與城市夢想之間的差距“給農民工造成了獨特的困境,他們進退兩難——城市的生活成本太高,農村已經回不去”。

  報道稱,后果之一就是勞資糾紛。過去一年里,裁減員工和拖欠工資、尤其是在中國的建筑和制造行業引發了不滿。春節前幾周的糾紛愈發嚴重,農民工急于在返鄉前向用人單位討回拖欠工資。

  另據瑞士《新蘇黎世報》網站1月30日報道,手插在褲兜里,帽子壓得很低,站在北京火車站前的王民(音)抵抗著夜幕即將降臨時的寒冷。他的身前是很少的一點行李——兩個小袋子和工具,他從下午兩點就在等差不多晚上11點才開出的火車,等待他的是一段漫長的旅程。他要坐30個小時的火車到約1500公里外的大慶。坐高鐵只需9個小時,但他買不起高鐵票。五年來他一直在北京做個體戶修理汽車和摩托車,狀況一點算不上好。

  報道稱,王民是利用春節回家看望親人的幾億中國人中的一個。踏上漫長而又艱辛旅程的主要是來自農村地區的2.77億農民工。他們不得不把家人留在老家。他們微薄的工資(去年中國農民工平均月工資為3072元)只夠一個人在昂貴的大城市勉強生活,節省下來的少許錢會寄回家里。

  王民上次見到兩個女兒是三年前,所以能和她們一起過春節他尤其高興。他計劃2月24日回北京,雖然他承認“在家里更好”,但除了到首都工作他別無選擇。

  小高(音)面臨的未來比王民還不確定。小高要回山東,他已一年多沒見妻子和兩個孩子了,他既沒錢也沒時間經常回家。小高在北京從事建筑業——一個在經歷了瘋狂的繁榮期后眼下不得不削減產能過剩的行業。這個痛苦但必要的過程令小高這樣的就業人員惶恐不安。

  瑞士銀行最近說,建筑業在調整方面的路只完成了一半。小高清楚這點:“我過完年什么時候回來得看老板什么意思。”

  美國歌手悉尼·揚布拉德在一首歌里唱道:“我們能做的就是坐著等待。”雖然小高可能根本不知道這首歌,但他可能不管愿意與否都要采取這種淡泊的態度了。

免責聲明:中國農民工春節“返鄉潮” 城鄉在進退兩難中一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京城在線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 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 載的目的只是為了傳播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即與京城在線聯系 (QQ:1187215932)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。

| 相關新聞
福彩十五选五中奖规则